天龙八部单机游戏(天龙八部单机游戏下载)

admin 2019-02-08 热门热血江湖 23 ℃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
正文

作者:我方团队张嵚

一:凭空添加的“怪剧情”

21世纪初的几年里,“RPG游戏”曾风靡一时,单机游戏《天龙八部》,却是其中红得发紫的一款。

这款问世于2002年的经典游戏,最让多少玩家如痴如醉的,当属其精彩的剧情:玩家进入游戏后,作为一个闯荡江湖的后辈少年,会卷入到《天龙八部》世界里的各种恩怨中,和段誉乔峰虚竹三位主人公,发生或敌或友的爱恨纠葛,甚至改写《天龙八部》的故事走向。但其中叫多少玩家刻骨铭心的,却还是游戏情节里,一段游离于《天龙八部》故事之外的“附加剧情”:默娘复仇事件。

这个“附加剧情”里,主人公在乔峰蒙冤后,会在无锡结识一位叫默娘的女子,承诺为其报杀父之仇。但最后浮出水面的真凶,竟是曾与主人公并肩战斗的好友。事件的背后更有超出江湖的血雨腥风:默娘的父亲是北宋“旧党”骨干,在那场你死我活的朝堂权斗里,先是与倡导变法的“新党”结仇,又在“旧党”的内部倾轧里惨遭出卖,这才招来杀身之祸……

在这款游戏火遍大江南北的那些年里,“默娘复仇”的这段情节,曾叫多少玩家在“游戏做任务”时深感纠结,男主人公与默娘那虐心的爱情,也惹来多少叹息回味。还有好些玩家,连呼游戏制作团队的脑洞够大。不过,如果参照北宋真实的历史,那更要对这制作团队,诚心打一句诚心好评:您这历史功课,做得真够足。

因为,这一场“默娘复仇”的精彩情节背后,却是真实历史上的北宋王朝,一场更加持续动荡的折腾。因此付出的代价,也不止是几桩“恩怨”,却是大宋王朝的国运气数。

这场折腾,正是“新旧党争”。

二:你死我活的开始

大宋重文轻武,话语权奇大的文官们,“结党”也是常见操作。“党争”这类事,自北宋开国后就常见热闹,但大多数时候,还是点到即止。哪怕在宋神宗时代的“王安石变法”时,大宋朝堂分成“新旧”两党。那些反对变法的“旧党”们,最惨也不过调职贬罢。司马光等“旧党”的首脑人物,还能拿着高薪优哉游哉编书。

也正是在这“点到即止”的争斗里,从熙宁年间到元丰年间,经过“新党”们的呕心沥血,大宋艰难的“变法”事业隆隆推进。到了宋神宗英年早逝的1085年,曾经国库穷得叮当响的大宋,财政储备空前充裕,仅户部掌握的钱粮,就足以支用二十年。大宋军队更满血复活,多年来摁着老对手西夏暴打。甚至曾经竭力反对变法的苏轼苏辙范百禄等“旧党骨干”们,也纷纷放下偏见,承认了这富国强兵的成果。

可以说,积贫积弱已久的大宋,此时正迎来一个好时代。

但是,也正因为宋神宗的离世,小皇帝宋哲宗赵煦被扶上皇位,由于有太皇太后高氏力挺,大权落在了蛰伏已久的“旧党”手里。这些憋了十多年气的“旧党”,“上位”后就一顿报复,怎么能恶心变法怎么来,“免役法”“均输法”“方田均税法”“保甲法”统统被废。就连大宋将士浴血收复的西北失地,也叫“旧党”们大笔一挥,又割给了西夏。

如此操作,好比在一栋新装修好的房子里乱砸,“好时代”下的大宋,满眼一片狼藉。之前几年埋头苦干的“新党”们哪肯答应?朝堂上顿时吵翻了天。可怒火喷发的“旧党”们,战斗力彻底爆表:不答应?那就给我往死里整!身为宰相的蔡确章惇等“新党”首脑,很快被定为“奸邪”,相继被贬到南方。

但这还不算完,被贬到安陆的蔡确,只因写了十首诗,就被“旧党”们借题发挥,扣上了“诽谤”的帽子。高太皇太后甚至下了“此山不可移”的死命令,把横遭大祸的蔡确一贬再贬,最终凄然死于广东新兴。他的病故,也只是一场大难的开始:“乘胜追击”的“旧党”们,借机株连了七十七名新党官员,兴起一场场大狱。这场牵动举国官员的政治悲剧,就是宋代著名文字狱:车盖亭诗案!

北宋朝堂“点到即止”的底线,在“旧党”的这一场“恶整”风暴里,也被碾得支离破碎。

更让后人无语的是,“恶整”了“新党”,“旧党”们是不是就如童话里那样,从此“过上了幸福的生活”?当然没有,“新党”被打趴下,“旧党”们又再接再厉继续打,内部分裂成了“蜀党”“洛党”等各个派系,工作上互相拆台,急了还互相揭短。单机游戏《天龙八部》里,身为旧党的“默娘”父亲,那遭“旧党”同仁出卖身死的悲情人生,就是这类闹剧的生动写照。

这段历史,史称“元祐更化”,但掐架掐成这样,“更化”的效果又能好?“更化”了不到八年,占了便宜的西夏蹬鼻子上脸,不停侵扰边陲。曾经钱粮满仓的国库又空空如也,以大臣贾易的叹息说“经费不充而生财不得其道”,民生更到了“农民日益贫,商贾不行”的地步。那朝堂上精神抖擞的掐架,毁掉的,是大宋金子一般的发展机遇。

三:冤冤相报,大宋凉凉

“旧党”们这“掐完对手掐自己”的闹剧,随着1093年高太皇太后去世,支持“变法”的宋哲宗亲政,才算基本消停。但消停过后,“新党”的反击也汹涌而来。

比如“新党”首脑章惇,这位“王者归来”的变法骨干,就任后就宣称“司马光奸邪,所当急办”,接着就是一连串反攻的组合拳:“旧党”当年整治了七十多名“新党”?那就打回来!曾经操作“车盖亭诗案”的梁焘等数十名“旧党”骨干全数被贬,吕大防等数十人被“永不叙用”。就连曾经出面保护过蔡确的“旧党”范纯仁,也被无情株连,一路被贬到永州。当他的家人大骂章惇无情时,这位一代良臣却十分淡然:“船破,难道也是章惇的错吗?”

可惜,那个时候,如他这般胸怀气度的人,太少太少。

接下来近乎“白热化”的清算里,已故的司马光,更被追夺了生前一切荣誉,还差点被章惇开棺曝尸。当年支持“旧党”的高太皇太后,虽然也已去世,却也被章惇扣上“操纵废立”的大罪,险些被宋哲宗追废。“太皇太后”都差点保不住,得势的“新党”成员当然也“有怨报怨”,到了1098年,遭清算打击的“旧党”官员,总数已有八百三十家之多。

虽然这个宋哲宗亲政的时代,亦是宋哲宗大刀阔斧继承变法事业,励精图治的年代,“积弱”的北宋在这些年里再度幡然重振,还以“平夏城大捷”等沙场辉煌,打得西夏再度俯首称臣。但短暂的繁荣,却掩不住大宋的隐忧:经过这一场场“冤冤相报”的闹剧,整个大宋王朝的政争底线,已经荡然无存,官场党同伐异成风,生态已无比恶化。

所以也不难理解,为什么待到接下来宋徽宗登基后,汇集在他身边的,竟都是蔡京童贯之流的小人。为什么宋哲宗去世时国力空前强盛的北宋王朝,会在宋徽宗时代发生那么多匪夷所思的治国昏招,最终以耻辱的“靖康之耻”落幕——王安石奋斗一生的“变法强国”理想,大宋王朝的强国机遇,最终,被这失去底线的党争,无情地葬送。

参考资料:《宋史》、《宋会要》、虞云国《细说宋朝》、 杨硕《宋神宗与王安石变法》

为南宋收复沦陷国土的大英雄,儿子却亲手断送了南宋

本文TAG:

网站分类
最近发表
标签列表
热血江湖私服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