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底猎人_猎鹿人2014

admin 2019-02-09 游戏教程 30 ℃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
正文

在认识海洋冒险家丹·西尔维拉(Dan Silveira)之前,我完全不知道自由潜水也像攀岩一样有不同风格、流派的细分领域,比如说,猎潜。

带着一把鱼枪潜入海底,在屏息状态下追逐着鱼群,锁定其中体格最为健壮的一条鱼作为猎物并与之搏斗,最后把它带离水面。对于一般人而言,这项围绕着捕猎行为展开的水下运动或许过于残酷血腥,但在猎潜者看来,里面却包含了尊重海洋、尊重生命能量延续传递的美好用意。

丹·西尔维拉的公开身份是自由潜水教练、水下摄影师及海洋纪录片编导,同时,他还有一个相对隐蔽的身份——“海底猎人”。2012年、2013 年,丹·西尔维拉连续两年获得美国国家猎潜挑战赛(US National Spearfishing Championship)个人及团体冠军,直到现在,他仍是猎潜领域世界纪录的刷新者和“大鱼”奖章的最有力的竞争者。寻鱼、猎鱼对他而言,既是个人偏好的运动方式,也是一种自主选择的生活方式,在水下度过的成百上千小时,让他谙熟与大自然的相处之道,也让他一次次的走向类似“禅那”的静定状态,不断感受、趋近真实的自我以及一种更为纯粹的生活可能性。

丹·西尔维拉在非洲捕获一条长度惊人的犬齿金枪鱼,据他称,同一片海域里还有极具攻击性的虎头鲨和公牛鲨。本文均为被访者 供图

澎湃新闻:什么时候开始迷上猎潜的?

丹·西尔维拉:我父亲来自亚速尔群岛的菲奥岛,一个普通渔民家庭,他热爱潜水,也是家族里唯一的水下捕鱼好手,很多认识他的人都说他玩得很疯。我自己在猎潜方面算是有点天赋的,因为血液里流淌着亚速尔渔民的DNA。7 岁那年,父亲把我带回故乡,手把手教我自由潜水,几年后我学会并变得无比热衷于猎潜。我开始在潜水店里打工,教人水肺潜水。那段时间,常常是利用上班前的空隙独自出海捕鱼。后来有人建议我去参加专业比赛试试身手。于是有一天下了班,我真的去比赛了。当时有三个不同组别,初学者、中级、高级,我被分到初学者这一班,没有带GPS 之类的装备就下了水,最后出来的成绩反倒比高级组的优胜者翻了一倍。这次的经验就像是一个启示,让我一鼓作气买了全套装备,后来也参加了许多不同类型的比赛。

在同一趟旅途中捕获的战利品

澎湃新闻:从潜水发烧友到水下摄影师,对你而言是自然而然的转变吗?

丹·西尔维拉:猎潜是很小众的运动,十年前如此,十年后依然如此,做这一行赚不了几个钱也是非常明确的事实,1000 个行家当中或许只有一个能够真正以此为生。在事业刚起步那会,我是靠帮别人管理行程、培训认证课程、拍摄水下影像,以及做餐饮服务来赚取生活费的。真的不是开玩笑,那时候会把自己捕的鱼,做成10 至20 人份的家庭料理,在客人的院子里现场烹饪;有时我也会讲述捕鱼过程中发生的趣事,教大家辨认鳕鱼的种类。总之,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我要做各种各样的工作来赚钱负担自己的旅费。

摄影是猎潜过程中培养出来的技能,也是能力提高后必然面对的选项——因为想要频繁下水,却不想过度捕猎,这时你就会考虑带上摄影器材,用镜头代替鱼枪,保存每一段旅行中的闪光点。摄影师的身份允许我把自己渴望的生活方式继续下去,其实这就是在自然中训练,不断挑战自我,听起来很硬汉作风,也很酷,不是吗?

在阿拉斯加瓦尔迪兹地区常见的哥伦比亚冰川,中间仍留有少量海水

澎湃新闻:如何形容你自己的摄影风格?

丹·西尔维拉:我喜欢拍摄事物神秘的一面,画面的构成倾向于使用单一光源与大面积、多层次的阴影进行组合,展示丰富的细节。我也喜欢用大一级的光圈进行曝光,技术层面而言未必正确,但这就是我的风格。

澎湃新闻:你的装备有哪些?

丹·西尔维拉:佳能EOS-1D Mark II,搭配11-24mm 广角变焦镜头、Nauticam 潜水机壳。为了方便拍摄纪录片,我还买了全套的灯光及录音设备。

在破裂的冰层之间潜水

澎湃新闻:之前你跟好友Edmund Jin一起在加拿大巴芬岛的北极湾挑战冰下湿衣潜水的举动,让人印象深刻。之后还有没有做过类似程度的冒险尝试?

丹·西尔维拉:北极湾冰潜之后,我跟Edmund Jin组团绕着南极大陆,在德雷克海峡、勒梅尔海峡、杰拉许海峡完成成了一场风筝冲浪之旅。去年11月,我们又在阿拉斯加尝试了一次冰潜。不过,眼下我没有太大的旅行野心,我需要把时间放在自己盖房子这件事上。我在旧金山附近的海边买了一块地,从无到有,自己盖了一幢房子出来,目前正处于最后的施工冲刺阶段。

澎湃新闻:谈谈那些你仰慕的热血江湖潜水员吧。

丹·西尔维拉: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无意中翻到一本书,封面上的男子提着一条比自己的身高还要长的鲔鱼,当时深觉震撼。这个人就是Terry Maas,1980 年代美国最棒的潜水员、4 届全美猎潜挑战赛的冠军、多项世界纪录的保持者。在那之前,我不曾见过任何人捕捉过尺寸如此惊人的大鱼,更不曾想象自己有朝一日会在同样的领域有所成就。Terry Maas 现在也转向水下摄影领域发展了,他还开发一款“自由潜水救生衣”(Freediver Recovery Vest),也叫我一起去做了产品测试。自由潜水是高危运动,容易引发浅水昏迷。前年,女性自由潜水大师Natalie Mochanova 就是因为浅水昏迷在西班牙遇难。这款产品能够为水下活动提供一定程度的保障,释放预警信号,提高潜水员的生存概率,现在它已经被纳为美军专用的水下作业装备了。从技术层面来讲,我觉得Terry Maas堪称我们这个时代最优秀的潜水员。另外,我也很钦佩Martin Stepanek,他是现代自由潜水教育理论的开拓者。

与友人一起在印度尼西亚水域漂了两周,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,他正由17米高的桅杆上跃入水中

澎湃新闻:长期从事水下活动,有没有什么准则是必须遵守的?

丹·西尔维拉:在自由潜水过程中,我们的神经系统会不断释放出一些信号,引导我们做出错误、甚至致命的反射活动:比如,当亟需氧气的时候,身体本应加速上升浮出水面;但实际情况却是大脑释放信号让身体慢下来,以一种减少能耗的方式继续平稳运动——这就像我们在驾驶过程中看到油箱没油时做出的反应一样,都是悠着开。所以说,在自由潜水过程中,最需要学习的技巧是控制自己的思想,做出理性而有效率的举动。下水后,请务必提醒自己,我们所做的一举一动都是有目的。

澎湃新闻: “猎潜不是犯罪”是你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,能不能详细讲述一下你的猎潜哲学?

丹·西尔维拉:不少人对猎潜有很深的误解,认为它是水下的非法捕猎。事实却是:真正的猎潜者从来不做无意义的杀生,整个捕猎的过程基本上一直处于选择状态。在水下,我们通常会留意猎物自身的条件和品相,是否为稀有品种,是否身体有缺陷,是否适合自己家的餐桌,然后决定是不是应该放走这些鱼。有时候,我们潜水一整天,最后才决定要带一条什么样的鱼回家,这是让猎潜者感到骄傲自豪的地方。

捕猎和进食,对于一个猎手而言,永远都不是分离的。几年前,我在克罗地亚参加国际猎潜比赛的时候,有人告诉我一句当地的俗谚:鱼有三命,一命属于海洋,一命属于餐盘,一命属于酒杯。这句话想表达的意思便是,生命能量延续的方式理应如此。我的家人曾经教育我,即便身无长物,也要把捕获的鱼与贫穷者一起分享,让每个人都能拥有值得纪念的一天。每次出海归来,我都会花很多时间准备晚餐。我会小心翼翼地清理鱼肉,用葡萄酒配餐,在饭桌上讲述与这条鱼搏斗的经历。因为我们分享的是一个生命的死亡,它曾在自然中拥有完美的形态,而当我们夺取它们的生命之时,也需要给予与其牺牲对等的尊重。

在捕猎鲑鱼的空隙,意外发现了阿拉斯加棕熊的身影

澎湃新闻:也请你推荐几本自己喜欢的读物吧。

本文TAG:

网站分类
最近发表
标签列表
热血江湖私服发布